「呂老師您好,抱歉打擾到您,我是剛進某某大學法律系大一的某某。由於第一次接觸這方面的專業知識,有種不知該如何讀起的感覺,但我很確定自己的方向,那就是成為一名律師,我不想只以學校成績為目標,我想在大一就開始為將來的考試做準備,所以我想請問老師,是否可以給我一個方向,該從何處開始著手,才可以打好基礎,好應付將來的國家考試! 麻煩老師您了,謝謝您!」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孩子,你怎麼可以進大學就是為了將來的考試作準備呢?

首先,你必須要有認知,大學並不是職業訓練所,而是一個學習思維模式的地方。當你是歷史系、哲學系、政治系、法律系的新生,在剛進大學時或許差不多,然而在四年後,透過不同學系的訓練後,就會有不一樣的思維模式。舉例來說,波多野卡事件,企管系的學生可以從行銷切入、政治系的學生會從選舉思考、法律系的學生大概就是談猥褻的定義。所以,不要老想著進大學就是選工作,你選的是思考模式與邏輯,不是選職業。

請你要放輕鬆,容我引用倫太郎醫師的話,「請不要再努力了。」你已經努力三年,終於考上一間你還喜歡的學校與科系,現在應該做的,不是為了四或五年後的律師考試,說真的,這一點也不重要。進大學就想著執照,這未免也太簡單。律師的錄取率,已經超過百分之十,不值得浪費你四年的大學青春在那裡。你應該要好好的讓自己的大學生活看起來像個真正的大學生活,而不是用高中那一套東西,培養自己變成考試機器,那很討人厭。

人生,不用這麼努力,老想著爬上顛峰,忘記欣賞沿路的風景,那不會是爬山的目的。所以,忘掉如何把自己的學科背到滾瓜爛熟的念頭吧,你現在要想的,是如何讓學校協助你思維模式,並且讓自己培養出這個科系所需要的人格特質。舉例來說,你覺得律師需要什麼人格特質?

坦白說,我在大學的時候,沒想過要當律師。你問我想當什麼?我什麼都沒想,我只求我的個體經濟學不要被當、可以選上系代表、可以趕快交到女友、我想看的閒書看完沒、辯論比賽會不會打贏等等,你看起來會覺得無聊至極的玩意兒,但是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大學生活。

如果你的心態是:「念法律系就是要當律師,不然要幹嘛?」那麼你可以選擇轉系,選一個輕鬆簡單的科系,每天都去補習班報到,四年後你應該有機會拿到律師或司法官榜首,然後你會成為一個很爛的律師或是很棒的恐龍。

身為律師,就我的個人信念而言,你要學會同理心,不要只會用自己的角度思考訴訟;你要廣泛的接觸所有的知識與常識,不僅要知道傅科,也要知道周星馳;你要不斷的勇敢,才不會被惡意的對造批評所擊倒;你要學習抗壓性,才可以在許多的恐龍判決中,稍稍的肯定自己沒做錯;你要選擇善良,才會在誘惑時盡量選擇正確的道路;你要保持熱情,才可以在高壓的工作中,仍然保持初衷;你要持續幽默,才能適時的安慰自己與他人;你要望之儼然、即之也溫,聽其言也厲,才能照顧你的當事人。

最重要的是,當你遇到挫折時,你可以參考倫太郎醫師的建議,把冰塊緊握在手心上,靜靜的等它融化。一開始你會覺得刺痛,可是當你手心裡的溫暖,逐漸把冰塊融化時,它會變成水,把你手中的刺痛洗滌乾淨。

我還沒有談到專業,可是相信我,專業這東西,不會是一蹴可成的,它需要不斷的練習,可以使用的專業,不是從六法全書或哪位大師的教科書取得,而是從你體會到法的真諦,而逐步在現實生活中落實。

請你從現在開始,忘掉要當律師這件事。你先讓自己成為一個好人,才讓自己試著去當律師。這件事,最早會是在四年或五年之後,現在的你,請先學習如何當一個好公民、好兒子、好朋友、好學生、好男友,盡量不要蹺課,但是多參加社團活動,有機會就去打工學習,多交幾個朋友,或者男女朋友,要上PTT,還要玩魔獸,就是不要給我想著要當律師。

最後,不要相信我代表正義,我只代表我自己,或是我的當事人。正義離我很遙遠,說不定我自己也不知道正義在哪裡。也因此,當有人跟你說,他是正義的一方,其實他已經不知不覺代表邪惡了,因為正義的另一方,經常只是另一種正義而已。自以為絕對的正義,通常就會變成傲慢的權力。

至於我的大學四年怎麼過的?孩子,你不會想知道的,天寶年間的事情,怎麼好意思拿來光緒年間說嘴呢?我們那時候在宿舍想跟女友情話綿綿,都還得排隊用公共電話呢!

總之,十八歲很珍貴,不要想著二十四歲的事情啊!